教育部學海A+蹲點計畫  學生研究成果

  • 陳亞萍  法國波爾多第一大學

此次前往法國為執行教育部蹲點計劃,在法國波爾多第一大學Bikfalvi教授實驗室進行實驗研究與交流,Bikfalvi教授實驗室主要的專長研究為:腫瘤發育,癌症機制探討,生物體分子成像。

 

Bikfalvi教授實驗室期間我們成功培養了 HEK293-CXCR3A (CXCR3A plasmid),HEK293-CXCR3B (CXCR3B plasmid) HEK293-pv2.3 (empty plasmid)此三個 HEK293 細胞以及U87-CXCR3A (CXCR3A plasmid),U87 (empty plasmid)此兩個U87細胞以上細胞皆生長良好可提供實驗需求也熟悉如何操作Western blot,Fluorescence-activated cell sorting (FACS) PWR assay 等相關實驗技術。也會利用CXCR3 agonist PS372424測試CXCR3A/CXCR3B的細胞活性,發現 CXCR3agonist 和 CXCL4L1 會促進 CXCR3AERKphosphorylation

也利用實驗室的期末上台總報告建立了台灣與頂尖醫學研究中心的學
術交流與互動。我負責報告近期跟法國實驗室一起共同發表在
ACS ChemicalBiology期刊的研究成果跟未來實驗規劃,其内容主要是研究兩個趨化因子CXCL4CXCL4L1,趨化因子為細胞因子家族中的一員,其功能廣泛,參與免疫和淋巴循環的調節以及調控生物發炎反應,與腫瘤癌症的發育也息息相關。CXCL4L1在結構的C端擁有一個不同於其它趨化因子的螺旋角度。而CXCL4在生理條件下為穩定的四聚體,而其電荷作用力是造成CXCL4多聚態的關鍵。也發現CXCL4CXCL4L1的濃度依賴性,造成其生物活性的不同:單體形態才具有活化的功能,這也開啟了如何利用CXCL4CXCL4L1在臨床上治療的可能。報告期間,也達到台方與法方研究團隊在不同學術領域的交流與互動!


  • 謝孟珊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

   新加坡,一個印象裡衝突不大,卻又充斥和諧的差異的國家。

  還記得一下飛機,機場裡除了黑面孔的馬來、印度人,最廣泛的族群是和我們擁有一樣的華人臉,沒有讓第一次出國的我有太多的衝擊感,進入耳朵的聲音也是熟悉的中文夾雜台語,格外親切。另外,新加坡的街景令人著迷,有夜晚著稱的濱海灣公園及super tree,濱海灣公園晚上會有美麗的燈光秀供人欣賞,特別暨幸運的是,剛好碰到新加坡國慶日,國慶前一個月的六日每周在濱海灣公園的舞台上有預演,也都會有煙火秀,除了感官上的享受之外,令我訝異的是,新加坡人好以自己的國家為榮,國慶日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節日,還聽說能夠被抽籤進去觀看表演是幸運且令人興奮呢。


    除了夜景,容易令人忽略卻是可以親近文化的即是白天的日常了,街道上的屋子像極了樣品屋,但卻不會讓人有冰冷的制式印象,新加坡最常見的是將房子塗上橘色、紅色,偶爾還有淡綠色及亮藍色,整齊比列卻又色彩鮮艷的屋子,令人看得目不轉睛,我喜歡常常看著一整排房子,然後360度掃射過一次,期待進入眼睛的是下一個不同的色彩,想起來雖然顏色衝突,但造成一種衝突的美感,令人百看不厭。說到顏色衝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人種間的和諧,印象中小時候看的影劇、課本上的歷史,都是描述著不同人種間的會有極大的文化差異、生活習慣不同、價值觀不同,像是美國白人優越情形,以及中國歷史朝代排斥外,新加坡人口組成為華人居多,但有著高達25%人口是由印度人及馬來人所組成,雖然文化差異極大,我看到的卻是,草地上印度男孩和歐美兄妹開心的玩著足球;河岸邊白人和黑人把酒言歡;還有中亞司機催促著我們hurry,只為了替華人肢障者開闢安全的上車通道……,有好多印象在這個國家被徹底重新教育了一次。

       

   最後我想說說南洋理工大學,這個我在新加坡最常待的地方。我常常和實驗室的博士生討論著,進來前覺得遙不可及,「哇,是亞洲第一的學校耶!」真的踏入後卻又覺得稀鬆平常,總覺得好像也就這樣,沒有什麼特別的,但仔細體會周遭時,令我佩服的是,在這裡的大學生無不充滿活力,常常做實驗到晚上,下樓後依然看到許多社團、系會在活動編排討論以及舞蹈練習,在南洋理工內幾乎天天都有不同的活動,我想應該是因應學校內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吧,好多好多節日都會組織活動,但他們可是頂著聰明腦袋瓜的人類耶!這跟刻板印象中會讀書的小孩完全不同,我才認真認知到,厲害的人真的不是只會念書的,而是無論什麼難題,他們都可以解決。(By the way,新加坡人好喜歡跑步XD,無時無刻都看到有超多人在學校裡跑步。)

在來之前,已經約略知道是做有關「植物」的實驗室,但整整三個月下來,讓我大開眼界的是,原來實驗可以這樣玩、可以用好多不一樣的試驗來堆疊出結果,像夜市某種食物「沙其瑪」一樣,一層一層堆疊出最後的樣貌,在這我不僅學習到許多探討分子機制的實驗(同時使用了許多不同的高科技顯微鏡!),我也在大家身上學習到很多做實驗的態度及思考邏輯,雖然只有短短三個月,但總覺得自己在研究的殿堂又更上一層樓了,也期許未來自己可以持續努力,保持熱忱。

(我與我在南洋理工大學的同事們) ps.我是右邊數來第五個灰色衣服的女生

    

  • 吳順進  美國西北大學

這次來美國很感謝學校跟教授們的幫忙,讓我順利六月抵達芝加哥西北大學,雖然是第二次來美國實驗室學習,但跟之前很不一樣是到大都市以及要來將近一年的時間,正式進入這個只曾短暫轉機不曾拜訪過的中部最大城市。

   冬天的芝加哥基本上戶外活動停歇,參加了北美放射科學會,因為自己對放射科有極大興趣以及部分與研究內容重疊,更重要的是辦在芝加哥,而且對學生免費,這一點我深深有感,歐美國家在對於學生的優惠是明顯的,鼓勵學生參與,進而產生興趣以及能認識相似興趣的同輩或前輩,一切對於未來職業或生涯的塑造都很有幫助,這次年會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放射科醫師們對於新事物學習的強大熱情,以今年最熱門都機器學習為例,剛好前陣子看到一篇論文關於用機器學習判讀肺炎的準確度已超過大部分的住院醫師,我就很好奇他們是否會擔心未來被取代,出乎意料的是,當主持人問說希望機器學習盡快進入臨床實務,超過八成的放射科醫師都感到期待,原來是因為臨床的工作量太大,如果之後真的進入臨床反而是可以好好幫助他們,而雖然關於影像於精神或認知神經科學的應用還在嬰兒階段,但也聽到許多有趣的概念,希望未來能夠跟這跟領域一起成長, 進而帶入臨床診斷與治療。

    資料分析方面,除了之前用 MVPA 分析功能性影像之外,經老師建議之後,決定用 FSL 分析 DTI 看一下是否有大腦白質的差異,以及用 T1 影像作 VBM 分析灰質體積的差異,以及用CONN 分 析 resting-state functional connectivity,然後討論一下結果,以及詢問放射科部門使用更進階的分析,還有老師建議我要不要試著分享實驗結果在科部的 Ground round data blitz,一開始思考了一下,但我後來想想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所以我還是試著準備,而且老師說可以讓我在lab meeting中練習,所以希望成果一切順利,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因為要面對許多資深的科學家與臨床醫師,而且這是一個科部級的會議,我在之前的實習醫院也頂多參加,而從來沒有機會上台講過,所以這次是第一次而且還要用不是母語的英文講,雖然只是短短的十五分鐘,但難的也是因為時間有限,必須在時間內準確傳達正確的訊息給聽眾,幸虧老師跟同事都很有耐心,願意陪我練習並提出建議,幾經修改與調整,還有自己再加無數次的錄音練習,最後感謝實驗室的同事跟老師都在台下幫我打氣,而且老師還跟我說這次比我練習還要好,對我來說這是最開心的事情,希望未來還有機會,感謝所有幫助我的同事與老師。

    接近三月底前往波士頓參加我人生第一次 present 的國際型會議,雖然只是 poster,但第一次有些緊張,感謝較鼓勵我在上個月的 data blitz 報告,讓我這一個人單槍匹馬前往波士頓安心不少,這是我第一次到波士頓,一個充滿名校的城市,第一印象就是波士頓很歐洲,尤其是 Harvard 大學的校園,經過教授的介紹,也順道跟麻省理工還有醫學院教授們聊聊自己對於未來的想法以及可能的規劃,教授很好心地願意花時間跟我聊,收穫良多,更知道自己缺乏什麼,希望未來有機會跟他們學習,我幾乎可以確定很熱愛研究的生活,雖然常常有不同的困難,但解決的成就感卻是最開心的感覺,也很享受與教授還有同事討論的過程,我從他們身上真的學到好多,期待未來還有機會合作,這一年之內,我認識了好多不同的朋友,以及優秀的同事,更重要的是教授無私的指導,真真切切感受到何為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好的老師對你影響不是隨便可以想像的到的,也期許自己未來成為老師也能夠為學生著想,論文草稿修改多虧老師幫忙,應該是告一段落,雖然不確定是否能夠順利被接受,但我不會放棄,無論如何這都是很好的經驗學習,回想這一年,在我人生的第二十四個年頭,我選擇放手嘗試,感謝所有幫助我的同學、老師、家人與朋友們,沒有你們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最後感謝那個當時勇敢的自己,才能這一年成為我人生重要的里程碑,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更重要的了解缺乏了什麼,未來的我只會比現在更努力,不要愧對那個擁有夢想的曾經。 



  • 林晨蓓  美國耶魯大學

    
         

  校長Theodore Dwight Woolsey                 耶魯藝廊


耶魯大學位在美國東岸康乃狄克州、紐哈文市,是美國長春藤聯盟的其中一間,屬於沒有圍牆式的學校,校舍散佈整個紐哈文市。我第一天到學校參觀時便為這古老石材建築而成的景觀深深著迷,許多建築物都有兩三百年的歷史,然而卻沒有看到歲月刻畫的痕跡或斑駁,牆面的石材紋路仍然平整、清晰可見。剛抵達的時候為初秋,在刺眼的陽光下有涼風徐徐,稍有寒意,卻是宜人的氣候。頭幾天雖然受時差之苦,但我仍然天天往校園跑,假想自己是耶魯學生,一派輕鬆地徜徉在古色古香的歐式建築之中(其實是瑕疵百出的偽裝,我手中緊握著Google Map App深怕迷路還得向真正的學生問路。)

其中最大、且我看過最美的圖書館為Sterling Memorial Library,是依照哥德式教堂形式設計,因此內部有著教堂的拱門、屋頂與一幅聖母像。這個圖書館開放給所有人使用以及觀光客參觀(限制的時段內,其他系館內的圖書館需要身分認證方能進入),因此我又假裝成耶魯人,常常在閱覽室的美麗彩繪玻璃窗下讀書,閱覽室內的書架好似歷史悠久,已被鑲嵌在牆上百年,與我對面使用著蘋果3C產品的學生(時常抬頭會看到好多顆發亮的蘋果)形成時空交錯的場景,總讓人幻想是否哪位歷史名人曾經坐在這個位置,跟我一樣藉著日光讀書,此刻心中便不由得竊喜,再往下想他也許坐我隔壁,正在看我不認真讀書在做白日夢,此刻背脊發涼,心念一轉、趕緊讀書。

            
                        耶魯Sterling圖書館與內部

在耶魯大學一定要去走訪的有Beinecke Rar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一個用大理石砌薄成牆面,讓日光自然透射入內的珍貴古籍保存圖書館,裡面保存了古騰堡印刷的聖經以及林肯總統用來簽署獨立宣言的筆!可惜我去的時候它正在整修,只能看外圍印著Beinecke的帆布。另外還有唯一系所名次拚過哈佛大學的耶魯法學院。耶魯法學院位在Wall Street上,與其他系館沒有很大的外觀差別,卻培育出許多了不起的律師與政治人物。

    
      
    法學院前的wall street與鐘塔
    
    除了建築如歐洲史詩電影一般迷人,耶魯大學的制度也像電影哈利波特一般有好幾個學院,共有12所,每個學院有自己的宿舍、餐廳與學生團體。這裡的學生有許多來自各個國家,我最常遇到的是中國人和韓國人(因為其他歐美國家我也看不出外表差別)。中國的學生很多,因而在近郊有中國學生社區,住的有大學生也有研究生,許多博士研究生會帶著家眷一同來美國居住。由於歐美人喜愛沐浴在陽光底下,時常走在校園會看到學生坐在樹下讀書,或是趴在草地上用電腦,就連板凳上也有人在寫作業,真實體認到讀書不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只需要陽光、板凳和書。

走在耶魯的校園中感覺不像是走在大學裏面,比較像是走在一個食衣住行機能性高的城鎮,接近市中心的地方不但有各色料理的餐廳,還有劇院、購物場與耶魯美術館,館內收藏著古今藝術家的作品,其中更有多個畢卡索作品典藏於此。


  • 郭宥陞  美國西北大學

我在西北大學醫學院的 Neuroimaging and applied computational anatomy lab (NIACAL)實驗室學習,指導教授為 Lei Wang

目前被分配到研究主題為 維持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病人的認知表現,此研究希望可以觀察病人與健康個體腦部神經元活化來找到潛在處理認知功能及行為的迴路,並延伸出可能治療思覺失調症的方法。


    我們固定在禮拜五下午開會,研討並更新大家的實驗進度,除了正規的實驗會議之外,我們每周三會有一個茶會,屬於非正式交流性質並隨意分享自己的想法,同時也能多多認識實驗室成員,我也交到了幾個好朋友。用英文分享實驗的內容對我來說是個新的挑戰,因為以前都是用中文講解居多,現在要用英文來報告以及與其他人流利地問答真的需要一點時間練習!但這裡的教授及伙伴們都非常願意幫助、指導我,所以在這裡能夠很快就學到很多東西!

    在芝加哥的生活非常特別,這裡高樓林立很有大都會的感覺,旁邊就是五
大湖之一的密歇根湖
(Michigan Lake)夏天氣候涼爽,在課餘時間我會到湖邊走走散步,或著搭著四通八達的地鐵和公車到附近的一些觀光景點逛逛。芝加哥的消費稅金高達 11%,在外面開銷算是挺貴的,這裡外食有漢堡、速食、墨西哥菜等等,芝加哥熱狗是最著名的特色菜有機會可以去嘗嘗!




  • 羅廣荃  美國耶魯大學

    出國最大的啟發來自老師。Prof. Pinango要求學生清楚了解所有名詞定義。過去我習慣了解名詞的大致意涵,並從例子中尋找頭緒,但常常一知半解。和老師的實驗室會議常被問及名詞解釋與該名詞定義中個別詞彙的意義,才發現自己過去的不求甚解。很多語言學論文的名詞解釋字面上精簡,但需要了解作者研究的精髓、根本想法才能理解作者本意。作者往後的論述常奠基於這些名詞之上,清晰透徹、不僅止於字面的了解名詞才能掌握作者的意涵。

    此外,這是我首次長期出國,也發現台灣的侷限。這裡有不同人種、不同國家的學生,而學生所關注的議題、研究方向與個人的特質相關。唯有接觸這世界的多元性,才能體認自身的特殊。舉例而言,一位擅長西班牙語的廈門學生,論文題目就是比較西班牙語中不同“很”的名詞意義,並參考過去對中文“很”、英文形容子句的論文,加以延伸分析。

    我目前的研究探討人理解metonymy的神經機制,方法為fMRI影像分析。尚有十位受試者尚未完成實驗,故尚未有實驗結果,僅完成影像前處理,預計八月底前完成初步影像分析。

 老師給我的安排是在實驗室和研究生學習不同的文法(grammar)形成理論,包含 Chomsky的 Minimalist ProgramHawkins 的 PGCH與 Efficiency Principle 等等,理解後自行閱讀論文,比較與辯證不同學者的證據、想法的一致性。一週會和老師及一位大學部學生meeting一次,時間約2.5hr,報告學習想法並附上1000字手稿。